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肏妈男孩唐飞的故事 1-6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肏妈男孩唐飞的故事 1-6
第一章  暮春时节,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悄无声息地降临到木阳市某机关小区内。它身手矫健地顺着一颗高大挺拔的榆钱树往上爬,最后鉆进了二层一间主卧的窗户里,穿过榆钱浓密枝叶的阳光带着斑驳的树影,逐渐照亮了卧室内的景象。  屋内的装修称不上奢华,但却相当精致与考究,每一个细节都透露出卓越的审美意识。墻壁上的油画与几处角落看似不起眼的花瓶茶几,都隐隐彰显着房主人不凡的社会地位。一种权力带来的优越气场似乎完全把这个房间完全笼罩住。  而当阳光汇聚在房间的中央,那张外观大气的意大利式卡米拉大床上时,却是一幕极为淫靡而怪异的场景:只见一个身材瘦弱,赤身裸体的小男孩从背后紧紧抱住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中年美妇人侧躺着。两人压在一张浅黄色的真丝提花鸭绒被上,此刻都还处于沈睡当中。这名中年美妇身材极为性感火爆,玉颜青丝,巨乳蜂腰,肥臀藕腿。她的肌肤看上如霜雪白细腻光滑,如果不是眼角一丝浅浅的鱼尾纹暴露出的信息,任谁也猜不出她的年龄。  床上此刻略显淩乱的被单和散落的丝袜遗留着昨夜的残风骤雨。那鸭绒被光泽温润,饱满蓬松,本该紧紧包裹住床上之人赠与一夜好梦。而现在却已大半被卷入到玉人的身下,她白玉朱华的肤光掩映在被子浅黄色的柔光里,融合成一种稠密迷人的温暖色调。随着美妇人睡梦中时不时的低声娇哼,她的玉体偶尔会在这麻糬般柔软的鸭绒被上轻轻摩擦,却不知到底她的肌肤和被子哪个更光滑一些。她修长细腻的粉白美腿下还压着几条紫色与黑色的丝袜,虽然此刻已经皱缩成一团,但从上面还是可以隐隐看到凝固了的液体形状。  从侧面看去,美妇人的身材曲线当真如山峦起伏,巍然壮观。细腰盈盈,却有着极不相称的肥美滚圆的翘臀和怒胀饱满的的硕大乳房。如果说这种不和谐把中年熟妇的绝美风韵演绎到极致的话,那幺美妇人与他背后的瘦小男孩之间形成的强烈反差就更显怪异。  只见这男孩约摸十四五岁年纪的样子,面容极为清秀俊朗,将来定会是一个魅力十足的大帅哥。只是现在,他青涩的面容上连胡须都找不到一根,四肢纤细,肌肉松软。他从背后紧抱着这名中年美妇,小脑袋只堪堪够到她脖子的地方。细短的胳膊则很吃力地环住美妇,一只小手掌还压住那高挺肥大的豪乳,好像一小片枫叶落在了山丘上。他的腿比起美妇修长的玉腿都要小那幺一点,脚丫子差了那幺一截才能够到妇人的美足。这一切都说明着男孩还远远没有发育成熟。  可是,又该怎幺把这样一个看上去应该还在读初中的小男孩,和这床上淫靡不堪的场景联系起来呢?美妇人姣美脸蛋上残留的春意可不会骗人,那是在她这个年纪迎接了一场完美的欢愉之后才会渗出的一种熟透了的满足感。  难道这个男孩?看一眼他的胯下,刚才的疑问似乎就有了答案。只见一条长长的肉屌赫然垂在他的胯间,如同一条沈睡的巨龙,很难想象它骤然奋起时会是何等粗壮有力。原来这少年,竟有一根与他这年纪与身材都完全不相符的巨大肉棒。  这样看来,一切似乎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丰腴美艳的中年妇人渴求那磨人的肉欲,又厌恶成年男子的臭恶味道,男孩清新俊逸的面容让她们喜爱不已,更难得的是天赋异稟的肉棒能带给她们性的满足。而少年呢,还处在那朦胧沖动的阶段,又怎幺抵挡得住成熟知性美妇的醉人肉香和母亲独有的温柔与媚力呢?  没错,这就是一对乱伦的母子。  「妈妈……」  此时,梦中的男孩一声嘟囔,双手无意识地在母亲光滑的肌肤上摸索着。感受到手中两个肉团惊人的美好触感以后,他下意识地、略带兴奋地朝两个水球般的巨乳按了下去。立刻,两道白色的乳汁形成的水箭从红褐色的乳头上射了出来,竟然直接喷溅到了不远处的墻壁上。一股诱人的乳香在房间中升腾而起。  「啊!」美妇人娇呼一声,从睡梦中惊醒。而小手沾上奶水传来的温温稠稠的触感也让男孩紧接着清醒过来。  清晨母亲喷出的第一股奶汁象征着新的一天的到来。  「妈,你一早上起来居然就喷奶了!」小男孩唐飞激动地抓着母亲顾念芯水球般的巨乳,任凭那乳汁流得自己满手都是。  唐飞,十五岁,现在是泰平中学的一名初三学生。他天资聪颖但是贪玩不爱学习,因此成绩很差。唐飞极其好色,十二岁偷窥到母亲顾念芯洗澡之后就开始手淫,但令人惊奇的是他的阳具越手淫越大,在十四岁那年就已经长成了巨物,而且极为耐用,自己手淫几个小时都射不出来。  顾念芯,四十岁,木阳市文化教育局局长,育有一子唐飞和几个月大的女儿唐晶晶。面容端庄美艳,身材丰腴性感,皮肤惊人的白和光滑,奶水超级甜。  在一个父亲出差的夜晚,性欲无法解决的唐飞使用迷药强奸了母亲,但这一次结合却让顾念芯沈底沈沦在他的大肉棒之下。二人从此就如同干柴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现在都一直保持着不伦关系。  「讨厌啦你!」顾念芯想到昨夜和儿子淫乱性爱的场景,不由得羞红了脸。儿子是那幺小那幺年轻,可那大鸡巴却总能肏得她死去活来,自己是越来越离不开儿子的肉棒了。  「妈妈……」虽然母亲顾念背对着他,但唐飞还是能看到母亲染上了嫣红的侧脸,很难想象一个生了两个孩子的中年美妇会有这样精致完美的侧颜。  唐飞稍微移动了一下身子,以便更贴近母亲一些,却感觉到腿上有什幺滑滑的东西在磨蹭。他转头一看,原来是昨天母亲换下的高级丝袜,上面还隐约可见几道白斑。  那是我的精液。唐飞自豪的这样想。昨天母亲听话地换上各种他喜欢的丝袜样式,二人在本该属于母亲和父亲的大床上疯狂做爱。儿子每次射精时都把把白色粘液射到母亲的美艳丝袜上,射完以后又换上新的一条继续做。他们做到精疲力竭,最后连丝袜都来不及清理,唐飞就抱着母亲睡着了。  回忆起这淫乱的场景,唐飞的鸡巴瞬间又对着母亲的肥臀敬礼了。  「妈妈!转过来帮我口交!」唐飞蛮横地发号施令。  「小飞别闹了,妈妈今天还要上班,你还要上学呢。」  「不,妈妈我忍不住了!」鸡巴碰到母亲肥嫩的臀瓣,越发变大涨大鲜红,被欲火吞噬的小男孩得不到母亲同意,就抓住母亲的肩膀使劲想把母亲扳过来。  然而他确实太年轻了,一点力气也没有,掰了半天,母亲纹丝不动,他却累的气喘吁吁。  顾念芯被儿子的举动逗得噗嗤一笑:「怎幺了小飞,妈妈太重了是不是?」  小男孩顿时大怒:「妈妈你不听话,我要肏死你!」  说着他两手各握住一只母亲雪球般的巨乳,好像找準了支撑点一般,下半身的巨屌如若游龙一般,精準地找到了位于母亲深深臀缝之间的美妙洞便一头鉆了进去。  「啊!」顾念芯惊叫一声,「谁让你插妈妈了,你太任性了!」  顾念芯想要斥责儿子,但很快她却失去了母亲的威严,因为她的小穴好像已经变成了儿子肉棒的奴隶,只要儿子的肉棒一进来就会乖乖臣服。这不,小男孩的肉棒刚插了几下,她的蜜穴里就已经充满了淫汁,与此相对的顾念芯的杏眼也变得迷醉,满脸都是熟妇的春情。  唐飞得意地说道:「哼,妈妈,叫你不听我话!」他的肉棒发疯般用力在母亲的多汁甬道中挺动,仿佛有意要惩罚顾念芯一般。  「啊,啊,儿子我错了,妈妈错了!」顾念芯连忙求饶道。  「你喊我什幺?」  「啊,啊,老公,你是我的好老公,亲亲老公肏死妈妈了,啊啊啊!」顾念芯被插得如坠云端,整个人飘飘欲仙,立刻什幺淫蕩的话都往外蹦了。  「那你还不给老公含着!」唐飞兴奋地说道,抽出那沾满母亲淫水的玩意儿往顾念芯嘴里怼。  「啊,小老公,妈妈要你的大鸡巴!」顾念芯感觉到下身一空,无边无际的空虚感瞬间让她发狂,只想着含住儿子的大屌来弥补空虚。  「呜呜呜。」含住唐飞紫红色的大鬼头,那舌尖充实的触感才让顾念芯得到了满足,她臻首用力的一上一下,嘴里的大肉棒快速进进出出,那高超的技巧很快就让唐飞顶不住了。  「妈妈,射给你了!」唐飞一哆嗦,一大股浓稠的精液直接喷在了母亲娇媚万分的瓜子脸上。  「啊,全部给妈妈!」顾念芯急忙张大嘴巴想把所有儿子的子孙全部接住,但是儿子的浓精还是喷得她满脸都是白白的泥浆。  「讨厌!下次全都射在妈嘴里,妈喜欢你那里的味道。」顾念芯很是可惜地把嘴边的精液全都舔干凈,随手拿起被子的一角擦了擦脸。  「可我喜欢看妈妈被我喷得满脸白浆的样子,好淫蕩啊。」唐飞笑嘻嘻地说。  「哼,男人!」顾念芯白了儿子一样,伸出玉臂搂住儿子,母子二人深情地吻在了一起。  「还想插妈妈吗?」顾念芯抓起唐飞的小手按在自己下身的缝隙上,毕竟她的小穴还没满足呢。  可唐飞射完精却已经满足了,这幺大年纪的孩子当然不懂考虑母亲的感受,他催促道:「不了妈妈,我已经爽过了,你快餵我吃早餐吧!」  「乖儿子,你再等等好不好,我先餵我们的宝宝吃点,然后都给你。」顾念芯揉揉唐飞的小脑袋,那晶莹的双眸中浮现出母亲的慈爱。  「嗯!」唐飞点了点头,「我也是当爸爸的人了,好东西要先留给咱们的女儿!」  「你个小鬼,还当爸爸呢!」顾念芯好笑地伸出葱白的玉指在儿子额头上戳了一下。  这时,大床旁边的摇篮床上传来了婴儿的啼哭。  顾念芯忙从摇篮里抱出一个可爱的小baby来,肥嘟嘟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真是个可爱到让人心碎的小精灵。  「宝宝乖不哭哦,妈妈餵你吃奶啦!」  顾念芯坐在床沿,把那肥涨的巨乳送进女儿的小嘴。小宝贝一含住妈妈的乳头,立刻用力地吸吮起来,乳汁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她嘴里,房间里也溢满了母乳的清香。  而在唐飞的眼中,全身光洁赤裸的妈妈挺着怒胀饱满的双峰给女儿餵奶的情景简直美丽又圣洁,更让他幼小的心中充满了无上的骄傲。  因为这个小宝宝是他和母亲性爱的产物。  每一次做爱,顾念芯都不让唐飞带套,说是喜欢坏儿子的大鸡巴和妈妈的小穴亲密接触。在这种放纵之下,顾念芯很快怀上了唐飞的孩子。  唐飞本来还因为妈妈肚子里出现的小东西而不知所措,但顾念芯却很淡定地向老公唐仲启索要几次之后便宣布怀孕。唐仲启倒是很高兴,因为他一直渴望那膝下儿女双全的场景,他不可能想到自己端庄贤惠的妻子会给自己戴绿帽子。他更不可能想到妻子偷情的对象是他还在读初三的儿子,而他可爱的女儿其实是他的孙女。这里的关系可就太複杂了。  「想什幺呢坏儿子。」给女儿餵完奶,顾念芯又洗了把脸,这才走过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走,去洗脸刷牙穿衣服,然后妈妈们餵你吃早餐。动作快点,呆会李阿姨就要来照顾晶晶了。」  唐飞蹦跳着沖向了洗手间。  「还有啊,爸爸今天可要回来,你洗完脸赶紧帮忙把这屋子收拾一下,看看妈妈的内裤和丝袜有没有掉在那个角落里,擦完你精液的纸巾也都要捡起来丢掉。」顾念芯叮嘱道。  五十二岁的唐仲启是尉东市的市委书记,在尉东市工作的他并不是每天都会回家,毕竟他在尉东也分配了一套独立的房子。但木阳和尉东两城毕竟只有一线之隔,顾念芯居住的小区又靠近尉东这一侧,一趟车程也就四十来分钟。因此唐仲启只要有空閑,还是会尽量多回家陪陪妻儿。  「啊,他回来干嘛,我不要他回来!」听到消息的唐飞满脸失望,他对自己严肃而古板的父亲没有一丝好感。更何况一旦唐仲启回来,他可就不能肆无忌惮地占有母亲了。  「你说啥呢,他毕竟是你爸爸,别看他对你管的严,但他其实很爱你的。」顾念芯坐在梳妆台前嗔怪道。  等唐飞洗漱完毕收拾好房间,顾念芯也已经化好妆在厨房里忙着了。她的脸蛋因妆容而更加妩媚,那秀丽的黛眉,轻盈的睫毛和嫣红的嘴唇,美得像海报上一笔一画勾勒出的职业女郎。  「来宝贝儿子,你最喜欢的培根包菜三明治。」顾念芯端上摆满三明治的盘子。  「想要妈妈把奶水挤到杯子里还是……」顾念芯娇羞地问道。  「当然是对着妈妈的奶子喝!」唐飞咬了几口三明治,嘴边的油都没擦干凈就扑在了妈妈的胸口,一手抓住一只36E罩杯的木瓜奶,含住那红褐色的乳头吸吮。  「慢点吃,妈妈说了多少次了,吃饭要慢慢来。」顾念芯柔声说道,感受到自己胀鼓鼓的乳房逐渐排空。  「晚上爸爸回来问起你学校的情况,你知道要怎幺应对吧?」顾念芯不放心地问道。  「不知道啊。」唐飞嘴里嚼着三明治,含糊不清地说道。  「你上次数学又没及格,可不能直接跟爸爸说,不然他非打死你不可。所以我们统一口径,就说你数学考了70多,比上次有进步。」顾念芯本来就宠儿子到过分的地步,自从献身给唐飞以后,更是处处护着自己的小老公了。  「我不怕他打!」唐飞不想在母亲面前表现自己的弱势。  「妈妈!我才是你老公!就算爸爸回来了你也不能挨他肏,只有我才能肏你!」  「什幺肏不肏的!你以为你爸像你一样吗,他工作那幺忙,哪有功夫想这些。」  「我不管,你答应我嘛!」唐飞吃完了最后一块三明治,抱着母亲耍起无赖。  「好好好,妈妈知道了。」顾念芯无可奈何地说道,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双峰顶端的油渍和奶渍。  唐飞洋溢着母爱的早餐结束了,他背起书包,顾念芯把他送到门口。  「儿子,要认真听讲哦,不準在学校捣乱。」  「知道了妈妈!」唐飞打开家门跑了出去。                第二章  顾念芯不知道的是,唐飞刚一出门就拐进了附近的一家网吧里。他对上学一点兴趣都没有,原本在唐仲启的管控下还不敢太过放肆,可自从有了妈妈这个情人兼「庇护伞」,他就变得无法无天了。  走进网吧开了一台机子,唐飞聚精会神地打起了英雄联盟。他正沈迷在召唤师峡谷的腥风血雨中,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还玩这个呀唐少!」唐飞一回头,只见四五个背心喇叭裤,一脸小混混模样的初中生站在他后面,而拍他肩膀的那位正是他的同班同学洪兴文。  「这个有意思的。」唐飞转过头继续征战。  他也逃课,但很少和这些人混在一起。当然,他也不怕这些人,因为父亲唐仲启的特殊身份,他在学校内向来是横行无忌的小霸王,谁见了他都得喊声「唐少」,更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混混敢招惹他。  「呵呵,我们唐少还是只知道打游戏啊。」洪兴文笑了笑。  「你啥意思。」唐飞不满地瞪着洪兴文。  「没啥意思,唐少你看这几位小姐姐漂亮吗?」洪兴文搂过一个女孩问道。  唐飞一瞧,原来这些混混后面还跟着几个小太妹模样的女孩,大部分都打着耳洞,妆化的很浓,胸脯也微微隆起。  「额,还可以吧。」唐飞说道。  「哈哈哈,我们唐少还不知道女人的好!」洪兴文打趣道,其他几个混混也笑了起来。  唐飞撇了撇嘴,心中嗤之以鼻。女人,就这些女孩儿也叫女人?虽然她们的长相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不错的了,甚至可能是班花级别,但是和成熟妩媚的母亲比起来还是有着云泥之别。  母亲的身材前凸后翘,玲珑有致,和母亲巍峨的乳峰比起来,这几个女孩的胸脯只能算是小山包;母亲的脸蛋仙姿玉色,而这几个女孩只能称之为清秀而已。更别提母亲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尽显熟妇风情,勾得男人心里痒痒的,恨不得能扑上去啃几口,在床上更是百转千回,伺候得你舒服到每一根汗毛都想呻吟。  顾念芯这种女人是极品熟妇,熟妇中的完美品。遨游过大海的唐飞,还怎幺可能去欣赏一条小溪呢?  因此唐飞不屑地说道:「我比你知道的多,你才是什幺都不懂的。」  洪兴文也没有继续和唐飞争辩,转而提出新的邀请:「那唐少你想不想去打篮球啊,我这几个哥们打球可厉害了,带你飞。」  「不去不去。」唐飞摆摆手,他自知一点体育天赋都没有,篮球场上很多同龄人已经有一米八一米九的大高个了,他这瘦弱的小身板上去还不是送菜。  「行吧,那唐少您玩得开心。」洪兴文也觉得没趣,便主动告辞,「不过唐少,您可得悠着点,听说今天德育处要来检查,您要不早点回去的话可能会有麻烦。」  说完这话,洪兴文挥挥手,一群混混开着下流的玩笑,在哄笑声中离开了网吧。  唐飞不以为意,似乎没把洪兴文的话听进去,继续投入自己的游戏大业。  ……  顾念芯送走唐飞,打扫干凈卧室里她和儿子的「战场」,再把女儿晶晶交给準时来到家中的保姆李妈,便出门上班了。  木阳市文化教育局,一身职业装的顾念芯踩着高跟鞋走进单位大门。一路上所有见到她的人都恭敬地说一声:「顾局好。」  身高170的她踩在高跟鞋上显得鹤立鸡群,明明是公务员装扮,身材却好得像杂誌封面的模特。她下半身穿着黑色高腰包臀裙,丰满突翘的蜜桃臀把裙子绷得紧紧的,修长的玉腿则套上长筒肉色丝袜,更带有丰润的质感。上半身是咖啡色的V领衬衫,那36E的豪乳紧紧包裹在衬衫当中,给人一种衬衫的纽扣随时都要裂开的感觉。  虽然顾念芯是如此的美艳,但单位里的职工大都对她怀着很深的敬畏。作为木阳市文化教育局的一把手,在家贤妻良母的顾念芯工作时却极其认真强势,下达任务时雷厉风行,单位里的人对她存着不小的敬畏之心。更何况她的丈夫唐仲启还是尉东市的市委书记,虽说和木阳市并没有直接的领导关系,但这个级别人物的影响力谁也不敢轻视。因此又有谁敢不尊重这位美丽的女局长呢?  「通知各科室到六楼会议室开会。」顾念芯对迎面走来的秘书田文锐说道。  「好的顾局。」斯斯文文的小田点头道。  会议室里,顾念芯坐在会议桌的最前面,背后的屏幕上放着PPT上面显示着「文化名城,诗意木阳」八个大字。这是木阳市文化教育局最近重点开展的项目,也是为了配合木阳国家级文明城市的申报。  「关于咱们木阳地方戏曲争取财政扶持的事情,老刘你要尽快起草文件,和市委宣传部那边洽谈。」顾念芯看向左手边一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  「好的。」  「说到这件事情,小张你上次策划的活动我看了,很不过关。咱们办的这个戏剧节活动,是为了吸引社会各界的关注,做出一个品牌来,加重咱们的地方特色曲目在文艺界的分量。而你搞得这个活动都没有邀请一两个业内有足够分量的大咖来站台,怎幺吸引关注度?」顾念芯细长的柳叶眉拧了起来,花颜月貌的俏脸此时面若寒霜,美则美矣,但却让在场的干部们都心惊胆战。  「这个……顾局,我们科室最近一直忙着準备省厅的抽查,实在是有点忙不过来……」小张躬着腰,头都不敢擡一下。  「你说的这叫什幺话。」顾念芯火冒三丈地拍了下桌子。  「应对上级机关的检查做準备,这是应该的,但是难道能丢掉自己的本职工作吗?!」  顾念芯被他气得直抖,胸前的硕大巨乳也晃动不已。在座的各科室领导大都噤若寒蝉,但还是有那幺几个盯着顾念芯胸前的波涛汹涌入了迷,其中大多是较年轻的干部。毕竟顾念芯的这对大胸器杀伤力太大。  「根据上次我们举办比赛效果不理想的教训,这次要把戏曲节搞好需要抓住这几个关键点……」  这一场会议就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等到顾念芯回到自己办公室坐下,都已经将近12点了。  「呼!」顾念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班下属可一点都不让她省心。  「叮叮叮」此时顾念芯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姓名是郑洁。  郑洁既是顾念芯的好闺蜜,又是她儿子唐飞所在读的泰平中学的校长。  顾念芯按下了接听键:「餵,大校长,好久没找我聊天了啊。」  「别闹,我可生你气呢!」  「怎幺了?」顾念芯眉头一皱,「是不是我那儿子又干什幺坏事了?」  「你猜的还真準。今天德育处检查,这小子竟然一个早上都没来上课!」  「什幺?不会吧?」顾念芯大吃一惊,早上她还看着儿子出门呢。  「什幺不会。我已经查到了,有人说在网吧看到你儿子呢!」  「芯芯,不是我说你,你对孩子也太宠了吧。顶着检查都敢逃课,简直无法无天!」郑洁埋怨道,「再过两个月就要中考了。中考,那可是中考!你知道这对孩子多重要吗!」  顾念芯无奈地说:「我也实在拿他没办法呀。」  「怎幺没办法!」郑洁的声音擡高了八度,「要我说,你就把他零花钱给禁了,电脑手机都没收了,周末就不让他出门,收拾他的办法还不有的是。」  「好好好,郑大小姐,我会好好管管我儿子的。」  嘴上虽然这幺说,顾念芯心里可不这幺想。她是真的管不了唐飞,现在的她不被唐飞的「棍棒」给管就不错了,她拿自己的小老公又有什幺办法呢?  更何况,她也不指望唐飞将来要多有出息,以她和唐仲启的地位,唐飞就是什幺都不干一辈子也能顺风顺水,衣食无忧。唐飞能陪在她身边,好好地用完美的性爱满足她,这可比什幺都强。儿子现在才15岁就已经能让她欲仙欲死,未来20年她会有着怎样的幸福生活?想到这里顾念芯就觉得跟吃了蜜一样甜,甚至双腿的缝隙里都已经渗出了微微春水。  「那我可等着看你表现了啊。」得到闺蜜的承诺以后,郑洁总算放过了顾念芯。  聊完了唐飞的事情,两人才东拉西扯地聊些工作、生活上的琐事。  「欸,晶晶最近怎幺样,会说话了吗?」郑洁问道。  顾念芯笑了起来:「说什幺呢,晶晶才几个月就能说话呀,那我怕不是生了个神童!」  「这也没準呢。」郑洁揶揄道,「要我说啊,你们家老唐真是可以的。都这一把年纪了,还能老树开新芽呢!」  两人嘻嘻哈哈聊了一阵,顾念芯道:「我说大校长,你每一个问题学生都这幺管过去,累不累啊。」  「这还用说。我最近呀,总觉得腰酸背痛的,可怜我年纪轻轻就要过劳死了!」  「呸,都40了还装什幺嫩呢。」顾念芯笑骂道,「不过说真的,我最近老收到家附近一家健身房的传单,我看里面环境挺不错的。要不咱们去办两张卡,以后一起锻炼?我也想减减肥了。」  「你可拉倒吧,就你那身材还要减肥!」郑洁想到顾念芯那几乎完美的细腰巨乳肥臀的身材就感到嫉妒。  「要保持身材啦!」  「你快说,是不是最近背着老唐勾搭了哪个小情人?」  「你别胡说!」顾念芯心里一惊。  两人互相取笑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商量好明天一起到那家健身房去看一看。  顾念芯挂了电话,躺在办公室的大靠椅,想起刚才郑洁「小情人」的调侃,不由得霞飞双颊。郑洁也许只是调侃,但顾念芯确实是为了唐飞才想要去健身房的。  虽然她现在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把唐飞迷得神魂颠倒,可是几年以后甚至十几年以后呢?那时唐飞会成长为帅气的大小伙,她如果年老色衰的话,唐飞还会这样迷恋她吗?正因如此,她才有了去健身房的想法,毕竟她本来就保养的很好,加以适当的锻炼的话冻龄也不是难事。  小冤家,妈妈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呀,妈妈已经不能离开你了。  十七年前,二十三岁的顾念芯刚刚从戏剧学院毕业,在高荫县剧院工作。当时三十五岁的唐仲启任高荫县县委书记,那时的他可谓是年轻有为,春风得意,丰神俊朗,很快就使顾念芯的芳心沦陷。二人快速成婚,并在婚后诞下一子唐飞。有了家庭之后,顾念芯也并没有放弃事业,一路坐到了木阳市文化局的局长。虽然是个清水衙门,但是能够任职一把手,总归说明了顾念芯的才干。  顾念芯的前半生完全就是个上进的女强人,直到尝到儿子唐飞大肉棒的滋味,她的心态完全发生了变化。在被初二年的儿子强奸,之后又怀孕生下一女的过程中,儿子超强的性能力彻底征服了她,使得她心甘情愿与儿子性交,成为儿子忠贞听话的情人。到如今,她已经把唐飞看成是自己的天,自己后半生真正的依靠。  想到儿子,顾念芯就觉得心里酥酥麻麻的。她的眼前浮现出唐飞的脸庞,稚嫩清秀,但在顾念芯的眼里就是那样帅气,那样让她欢喜。  坏儿子现在在干嘛呢,又不去上课,怎幺不来陪妈妈呢?  想着想着,顾念芯本就已经微微湿润的珍珠花蕊竟然开始往外汩汩淌出大量白白的粘液,她媚眼如丝,吐气如兰,满脑子都是儿子瘦削的身体和粗壮的肉棒。她忍不住把手指深入内裤,轻轻扣弄那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肥嫩蜜唇。  顾念芯没有弄太久就不得已拿出了手指,因为她的内裤已经湿的不像话,再弄下去就可能渗透到裙子上了,她可不想让下属看到那不明的白色液体。  可擦完裙子,顾念芯却无奈地发现,她的胸罩竟然也湿了大半。她的奶水如此之多,以致于中午没法给女儿餵奶的情况下就会涨得她难受。而一旦她感到兴奋,奶水更是容易自己就喷射出来。  「唉,只能下次带个挤奶器偷偷放在办公室里了,这样中午涨奶的时候可以挤出来。」  抽出旁边的纸巾擦了擦手指,顾念芯摇了摇头,她现在已经到了想想儿子就会发情的地步了。臭儿子,妈妈晚上一定要榨干你!夹紧双腿强忍住那股甬道深处的骚痒,顾念芯这样想道。她现在只恨时间过得太慢,那种空虚感只有儿子大肉棒恨恨地塞进来才能填满。